Tuesday, April 25, 2017 原住民与自然环境:保护自然的传统
故事

在新西兰毛利人的文化中,人类与自然密切相关:两者平等并相互依存,甚至亲密无间。这一理念也反映在毛利语“kaitiakitanga”中,意味着通过保护自然环境来尊重祖先,确保未来的繁荣。

毛利人与土地和自然环境的亲密关系,也体现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原住民身上。如今,这些易被遗忘的边缘群体正逐步得到世界的认可,被视为自然守护神。

世界原住民人口约3.7亿,仅占世界总人口的5%,但他们拥有的土地面积达18%,并要求恢复更多传统领地。他们的家园从北极至南太平洋横跨70个国家,遍布各个角落,其中包括多个生物多样性热点。

他们的传统和信仰体系使他们对自然报以更多的珍惜和尊重,具有强烈的领地意识和归属感。这样的知识架构和生活方式,与当前提倡的自然保护及资源可持续利用理念非常匹配。

原住民坚决抵制外来人口强行在他们的领地谋发展。他们捍卫自己的土地,制止非法入侵和破坏性剥削,不论是穿河建坝、开荒垦地、还是砍木伐林。

这使他们成为自然生态系统的坚定护卫者,诸如此类的努力能有效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并加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然而公然对抗强大的经济和政治利益集团也使他们成为被攻击的目标,这些少数种族在世界多数地方都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根据国际维权组织全球见证人(Global Witness)的资料,2015年,16个国家的185人因捍卫其土地、森林和河流免遭破坏而丧生,其中大多数是原住民。

其中一名受害者贝尔塔·卡塞雷斯(Berta Cáceres),就因抵制在洪都拉斯的兰卡族原住民聚居地建造水坝,于2016年3月被谋杀。12月,卡塞雷斯被授予联合国最高环保奖——地球卫士奖。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Erik Solheim)曾就卡塞雷斯遇难一事发表声明:“仅仅因为呼吁地球资源得到合理利用,号召公众尊重自然环境就受到生命威胁,这是不可接受的。每个人都有权为保护环境摇旗呐喊。”

在遭受了长达数十年的歧视和忽视后,原住民作为土地和自然的忠实守卫者,其身份以及他们所坚持的传统和信仰正获得广泛的认可,国际社会更加尊重他们从祖先那里继承来的土地及自然资源的使用权,并对他们保存完好的自然和文化价值予以赞赏。

例如,加拿大境内的原住民“第一民族”前几年重新获得了温尼伯湖以东的北方森林地区的控制权。在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支持下,“第一民族”于今年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要求将29,000平方公里的Pimachiowin Aki地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加拿大环境部长凯瑟琳.麦肯纳(Catherine McKenna)3月表示,建立原住民保护区将推动加拿大实现“到2020年,保护地至少覆盖17%的陆地”这一目标,也顺应了原住民的想法,“他们最了解如何在保护土地的同时,创造更健康,更繁荣的社区。”

世界资源研究所去年的一份报告指出,确保亚马逊地区原住民的土地权利能有效对抗全球森林砍伐和气候变化,且成本低廉。

例如,2000 - 2012年间,玻利维亚、巴西和哥伦比亚境内原住民永久森林保护区的砍伐率比其他区域抵2-3倍。然而,全球各地的原住民只对很小一部分土地拥有永久森林权。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林业政策和资源司司长伊娃·米勒(Eva Müller)表示,“原住民的生活与自然密切相关,他们非常关注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我们需要赋权原住民,他们的知识和技能对于确保人类和野生动植物的长久发展至关重要。”

但这一关键作用并不总得到承认。

原住民与国家公园的冲突一直存在。一些国家在建立国家自然公园时会以保护为借口,驱逐原住民或限制其使用自然资源。拥护此举的相关方被指责创造了数百万“保护区难民”。

如今人们逐渐明白,那些被视为“荒野”的地区实则受到当地原住民完善的保护,他们对如何管理当地自然环境有深入的了解。

原住民的权利如今也被写入《联合国原住民族权利宣言》,并在政府和保护组织的政策和战略中得到体现。

多数原住民都希望在应对环境挑战方面有更多的发言权。

“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很久,深谙自然规律,知道哪些迹象预示着情况回暖;哪些迹象揭示了每况愈下之势;哪些方式是可持续的;那些行为是破坏生态的。所以世界需要听到我们的声音。”毛利族首领凯瑟琳·戴维斯(Catherine Davis)表示。

最新帖子
Videos 埃里克·索尔海姆 -2017世界环境日 视频致辞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Erik Solheim)分享他最爱的自然景点,鼓励大家在6月5日#世界环境日走进自然,#与自然一起,呼吸青草和泥土的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