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5, 2018 赋权垃圾工,打造一个更清洁、更安全的城市

在印度西部的浦那市,一群边缘化的妇女奋斗在“清洁城市”运动的最前沿。

故事

在印度西部的浦那市,一群边缘化的妇女奋斗在“清洁城市”运动的最前沿。

第一支独立自营的废品收购合作社在浦那成立,也可以称为浦那市的全女子清洁队伍。通过与浦那市政公司(PMC)签署协议,3000名多名女工为全市60万家庭提供上门的垃圾收集服务,每年回收超过5万吨垃圾。

这些工人将收集来的垃圾分类,包括可回收材料——纸张、塑料、金属、玻璃——或潮湿的废物,主要用于堆肥。英文简称为“SWaCH”(固体垃圾收集和处理),合作社已经开发了重要的堆肥作业,将潮湿的垃圾转化为有价值的天然肥料。

合作社的设立初衷是改善垃圾填埋场工人的生活质量,如今合作社也鼓励采用更新、更可持续的垃圾处理模式。

其环境影响是显著的。 SWaCH表示,在一年内,他们所搜集回收的纸张有效防止超过35万棵树木被砍伐,避免超过1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释放到大气中。

在普那,尽管废物分类是强制的,但并非所有的家庭都严格遵循。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市的许多居民根本没时间分离垃圾。这使得SWaCH的行动变得更加重要。

当然,这同时还有社会效益。超过120万人——普那人口的1/3生活在贫民窟,那里几乎没有废物管理服务。 SWaCH是印度首批深入贫困区域提供上门垃圾收集服务的倡议之一。

SWaCH worker
Kagad Kach Patra Kashtakari Panchayat/SWaCH

住在普那西区的Rajani非常开心看到相关努力见诸很大的成效:“以前的排水沟被各种垃圾阻塞,如今这些塑料垃圾都被收集起来,也为社区带来了健康益处。”

浦那市政公司的Suresh Jagtap盛赞上门收集垃圾的服务:“这是浦那向更有效的废物管理系统迈进的关键一步,未来,我们将更彻底地向可持续转型。我们的专注点首先在贫民窟,已经成功移除了150个历史遗留垃圾堆。”

但达到如今的规模并不容易。 1993年,该市的垃圾收集者和流动垃圾收购者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以会员制为基础的工会。 2005年,他们正式创建了这个名为SWaCh的扶贫公私合作伙伴关系,SWaCh是一家全资工人合作社,将采取上门收集垃圾的方式。

自那以后,会员人数稳步增长。如今,成员全部为女性,且80%来自边缘化种姓。每个成员向组织支付年费,以及等额的人寿保险。会员获得浦那市政公司(PMC)认可的身份证,并允许他们获得其他福利,例如免息贷款和为子女提供教育支持。

SWaCH worker
Kagad Kach Patra Kashtakari Panchayat/SWaCH

SWaCH模型的一个主要优势是它将垃圾拾荒者认定为“工人”,将捡拾垃圾规定为一个工种。

在印度,垃圾工通常被视为社会最低阶层,他们的付出也经常得不到承认或尊重。此外,让私人公司全权承担回收废物的重任,威胁依靠销售可回收垃圾(纸张,金属,塑料,玻璃等)谋生的拾荒者的生计。

SWaCH帮助垃圾工寻得合法身份,他们成为了自营职业的市政工人。 他们挑选、整理、分解、清洗垃圾的努力得到认可。 实际上,垃圾工是工业材料供应链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也是国家生产力和收入的主要贡献者。

浦那是印度第一个赋予承认拾荒者和流动垃圾收购者身份的城市。这反过来,也给他们尊重和认同感。

得益于他们出色的工作,城市发展部和水与卫生部在2016年给予“SWaCH”表彰。

印度是2018年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是#塑战速决#。

 

最新帖子
Stories 肯尼亚塑料袋禁令背后的运动家

三十五岁的James Wakibia本来没有成为环保主义者的打算。但是他的家乡,距离肯尼亚首都150千米的纳库鲁,环境污染实在是太严重了,以至于他被迫采取行动。

Stories 废物货币化是阻止塑料污染的秘诀吗?

DavidKatz是PlasticBank(塑料银行)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旨在通过将废物转化为货币的方式,最终实现阻止塑料污染的目标。在拥有它官方商店的地区,收集者可以上交塑料垃圾,并通过网上账户接收现金或信用卡转账,用来购买保险、电话、厨用燃料和火炉等各种各样的物品。我们和Katz探讨了为什么赋予塑料价值有助于阻止它进入海洋,并减少贫困。